官方微信

淘股啦股票论坛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娃哈哈发6亿年终奖!创始人宗庆后回应2019公司业绩

淘股吧 2020-1-19 16:3263

    商悟社1月19日

    又到了年末,各家公司都开始给员工发放年终奖,年终奖大比拼也拉开了序幕,一般互联网公司都是表现的非常土豪,不过传统公司也不落后。

    近日,第17届年度风云浙商颁奖典礼在杭州隆重举行,在颁奖典礼现场,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称,2019年娃哈哈业绩稳步增长,今年发了6亿年终奖。

    众所周知,快销品这类商品广告营销其实对于促进销售有着非常大的作用,今年娃哈哈也加大了营销力度,我们熟知的一些热播剧中像《小欢喜》《破冰行动》《少年派》《长安十二时辰》《庆余年》《剑王朝》等8部热播剧,娃哈哈都有广告植入。

    2020年,娃哈哈已经33岁了,如何保持品牌常新,让消费者能够始终喜欢娃哈哈其实是个难题,但是随着宗馥莉的接手,娃哈哈也开始旧貌换新颜,开始打造一些新概念,新变化,宗庆后表示娃哈哈变得更年轻是女儿宗馥莉的功劳。

    相关新闻:

    他是个独自在湾流中一条小船上钓鱼的老人,在最初的时日,一条鱼也没有逮住,却最后在波浪滔天的大海上,终于俘获了一条大鱼。

    在这世界上大多数人都在迷惘时。

    海明威1951年在古巴写下的《老人与海》,像极了宗庆后42岁前后的命运。

    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在新消费的巨浪中,宗庆后就是这位硬汉老人,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让娃哈哈诞生、发展。这个过程中,他一直在向命运抗争,向失败和不测抗争。

    每天早上7点,宗庆后都会到杭州清泰街160号上班,最晚会到晚上11点下班。如果不是出差跑市场,他周六周日也会来办公室。

    在这里,宗庆后保持着高度自律节俭的生活:每年生活开销不超过5万元,这些年不吸烟,开支更少了;每天大量阅读报纸,了解时事和最新的政策变化;出差基本靠高铁出行,随身携带的杂物包还是在外地购买产品时商家赠送的一个冷藏包;唯一的休闲就是在ipad里看一两集秘书下载的谍战剧和历史剧。

    商悟社1月19日

    又到了年末,各家公司都开始给员工发放年终奖,年终奖大比拼也拉开了序幕,一般互联网公司都是表现的非常土豪,不过传统公司也不落后。

    近日,第17届年度风云浙商颁奖典礼在杭州隆重举行,在颁奖典礼现场,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称,2019年娃哈哈业绩稳步增长,今年发了6亿年终奖。

    众所周知,快销品这类商品广告营销其实对于促进销售有着非常大的作用,今年娃哈哈也加大了营销力度,我们熟知的一些热播剧中像《小欢喜》《破冰行动》《少年派》《长安十二时辰》《庆余年》《剑王朝》等8部热播剧,娃哈哈都有广告植入。

    2020年,娃哈哈已经33岁了,如何保持品牌常新,让消费者能够始终喜欢娃哈哈其实是个难题,但是随着宗馥莉的接手,娃哈哈也开始旧貌换新颜,开始打造一些新概念,新变化,宗庆后表示娃哈哈变得更年轻是女儿宗馥莉的功劳。

    相关新闻:

    他是个独自在湾流中一条小船上钓鱼的老人,在最初的时日,一条鱼也没有逮住,却最后在波浪滔天的大海上,终于俘获了一条大鱼。

    在这世界上大多数人都在迷惘时。

    海明威1951年在古巴写下的《老人与海》,像极了宗庆后42岁前后的命运。

    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在新消费的巨浪中,宗庆后就是这位硬汉老人,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让娃哈哈诞生、发展。这个过程中,他一直在向命运抗争,向失败和不测抗争。

    每天早上7点,宗庆后都会到杭州清泰街160号上班,最晚会到晚上11点下班。如果不是出差跑市场,他周六周日也会来办公室。

    在这里,宗庆后保持着高度自律节俭的生活:每年生活开销不超过5万元,这些年不吸烟,开支更少了;每天大量阅读报纸,了解时事和最新的政策变化;出差基本靠高铁出行,随身携带的杂物包还是在外地购买产品时商家赠送的一个冷藏包;唯一的休闲就是在ipad里看一两集秘书下载的谍战剧和历史剧。

    清泰街160号总部是他早年开始创业的地方,1987年娃哈哈初创时的校办企业经销部。《财约你》从这座已显得有些年头的6层小楼望下去,突然发觉,他事实上从未离开过这个地方。从创业至今,宗庆后已在此待了33年。

    我们和他对谈的时间线拉得更长,维度也更广,从10几岁上山下乡,到艰辛的创业,到辉煌期再到互联网的迷惘期。从营销、市场到商战……

    我们和他呆了一整天,谈论的几乎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第一代企业家的成长史,因为娃哈哈和宗庆后都足够有代表性和典型性。

    但无论谈论什么,宗庆后脸上都没有大的情绪起伏,他的语调几乎是一条恒温线,不疾不徐,不悲不喜。

    多少波澜壮阔都淹没在淡然中。

    只是,有些刻板印象在这个过程中逐渐被打破。过去,媒体将宗庆后和互联网放在互相对立的两极。

    但是显然宗庆后不这么看,“我其实不排斥互联网,我们很开放的”。

    永远相信“眼见为实”的力量

    宗庆后不上网,不用微博,不用微信。

    每天晚上,秘书都会把从系统里下载的汇报文件打印出来放到他面前。他会当晚全部处理完,即便在外地,哪怕到凌晨。

    这些带着老板指令的文件再由秘书扫描上传返回系统。第二天一早,娃哈哈各部门的工作人员就可以按照老板的批示开展工作了。

    相比依靠大数据,宗庆后更喜欢眼见为实。

    他笃信并深入接触一线市场,到现在很少还有企业的一把手自始至终保持着跑一线的习惯。

    这种“原始的”对市场变化的探知方式,今日资本的创始人徐新也曾说过:“多年来我都保持着巡街的习惯,就是在大街上转转看看潮流,以此保持鉴别项目的敏感。”

    宗庆后不在办公室的时候,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跑市场,市场部的人告诉《财约你》他一年有大量的时间是在一线市场考察,书架里密密麻麻摆放着各个省市甚至是乡镇的地图就是为了方便翻阅。《财约你》见到他时,他穿着一双黑色的平底布鞋,他说这是一种最舒服的状态,这双鞋也是他最日常的装备。

    人们常把杭州城的两个首富作比较,但宗庆后和马云带着不同时代的烙印,他们的成长环境让他们具有不同的商业思维和行为模式。

    宗庆后、柳传志、张瑞敏、任正非等被称为中国第一代企业家,经历了市场经济的开拓期,是夹缝里生出的草,活下来是偶然。

    陈东升、冯仑等“92派”是第二代企业家,他们尝到了市场机制和法律机制开始健全的红利获得了发展。

    以马云、马化腾为代表的第三代企业家,既享受到了改革开放的红利,又遇到了互联网、VC等兴起的风口,马云超前的狂想得到了VC的支持从而成为现实。

    但宗庆后创业之始什么都没有,没有方向、没有市场,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从一线市场摸索出来的。他坚持最初的行为习惯,毋宁说是相信最初的成功模式。

    这种行为模式的追溯甚至可以到少年时期。所谓看一个人的去处要先看他的来路。

    宗庆后1945年出生于江苏宿迁,4岁时随父母迁回祖籍杭州。因为家里兄妹5人,比较清贫。

    在17岁时,正值青葱少年,宗庆后离开杭州去了舟山马目农场,马目岛以前是海盗的巢穴,满目荒凉,号称舟山的西伯利亚,宗庆后说刚到那时“同行的少年吓得哭了”、“我们就在那挖沟、修海塘,做繁重的体力活”。

    后又到绍兴茶场,这里临近埋葬了6位宋朝皇帝的“宋六陵”,相对富庶,茶叶、水稻、蔬菜、水果都可以种植,但也意味着一年四季都是劳动的旺季,“工作更加繁重了”。

    就这样,人生中最年轻有为,最有成长希望的大好时光都在每天的艰辛劳作中消耗掉了。

    离开时是少年,归来已经是中年。

    15年后,宗庆后回到杭州,已是一个33岁的中年人,还能干点什么呢?

    最终,他顶替母亲去校办工厂做了一名工人,骑着三轮板车送校簿送文具。

    娃哈哈的历史图册上有一张照片:宗庆后踏着板车,只露出一个背影,混杂在一群朝气蓬勃的小学生中间。这是他成功的起点,因为1988年研制出了娃哈哈儿童口服液,以精准的市场定位抓住了儿童营养液市场,从而掘到了市场第一桶金。

    这张照片也是他工作状态的隐喻,娃哈哈的所有成功都来自于他对市场的探索。此后他再也没有改变过跑在一线的状态。

    营销在变,渠道在变,娃哈哈怎么变?

    仅凭卖饮品,能卖出一个全国首富(2013年,宗庆后以116亿美元的身家被评为福布斯华人富豪榜的首富),这一点在当时匪夷所思。同年,娃哈哈还创下783亿元的营收最高纪录。

    娃哈哈是营销驱动的公司。宗庆后的理论看似朴素:营销的本质就是要解决“谁来买、谁来卖”的问题。“谁来买”是要摸清消费者的真正需求。“谁来卖”是指产品开发出来后如何迅速地通过销售渠道推向消费者。

    娃哈哈儿童营养液的广告“喝了娃哈哈,吃饭就是香”,是瞄准小孩子不愿吃饭的问题,营养快线的“来不及吃早餐,就喝营养快线”,是瞄准年轻人不吃早餐的问题。

    不可谓不精准。

    如果有什么东西是超越产品的核心竞争力时,宗庆后认为是娃哈哈的“联销体”制度。

    与经销商的关系一直是企业的敏感问题,因为它与钱有关,牵扯到货款、坏账、债务等等问题。

    1994年,中国的大部分商业形态都是先发货、后结账,这样的情况造成了很多坏账、三角债务等问题。

    宗庆后顶着压力开始推行联销体制度,要求经销商必须“货到付款”。娃哈哈要求经销商每月进货前必须结清货款。每年年底,一级经销商必须将这一年销售额度的10%作为保证金一次性打到娃哈哈账户上,娃哈哈为此支付高于银行存款的利息。此外,娃哈哈还制定了严格的差价体系等。

    这当然也会激起经销商的反对,有经销商跑到宗庆后办公室哭闹。最终,娃哈哈还是与近8000家的经销商签订了联销体协议,这取决于把厂商跟供应商的利益绑定在一起。签订契约,需要风险共担,也要利益共享。

    目前看来,联销体制度奠定了娃哈哈庞大营销网络的基础。中国市场的博大,意味着销售网络几乎就是生命线。即便是阿里、京东的市场下沉,到了县乡镇市场还要展开对夫妻老婆店的争夺。

    而娃哈哈的渠道优势,让其产品只需要一周时间就可以出现在偏远山村的店铺。不管是在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拉萨,还是在新疆的阿克苏;不管是在城市的连锁店,还是在乡村的夫妻店,人们都可以买到娃哈哈的产品。

    但是,新的变化正在发生。2014年之前,软饮料行业增速均保持在两位数以上。但是2014年后,整个行业的增速都明显放缓,2016年的行业增速更是降到了4%。

    作为行业龙头的娃哈哈也一度面临业绩下滑的困扰。而线上渠道的崛起,细分市场下新饮品的崛起都给娃哈哈带来不小的竞争压力。

    “由于互联网的出现,了解消费者、精准把握消费者的真正需求,成为了企业的一个挑战。”对于宗庆后而言,“变化”并不可怕,但是挑战如影随形。74岁的宗庆后并不理解如今一代年轻人的消费观,他反问《财约你》为何许多年轻人愿意花好几千购买奢侈品牌推出的骷髅头衫。

    面对互联网、新消费、新营销的滔天巨浪,不少人在问:74岁的宗庆后,如何从时代、从年龄的局限性里挣脱出来,不断“刷新”。

    至少,这对于宗庆后不是一个问题。

    “我不排斥互联网,我们很开放,我们在不断招纳年轻人,年轻人才是最了解年轻人。”开放,利用年轻人的“杠杆”撬动年轻人,这就是宗庆后的答案。

    刷新:追寻下一个增长点

    1988年娃哈哈推出了儿童营养液,完成了公司的原始资本积累。1996年,娃哈哈纯净水上市,这也是明星王力宏拿到的第一个代言,2005年推出营养快线,2006年爽歪歪上市。

    几乎每一个单品背后都是一个巨大的红海。

    宗庆后告知《财约你》,营养快线销量最旺盛的时期,一年卖了5亿箱,即75亿瓶,平均每个中国人是5瓶。

    鼎盛时期,营养快线+爽歪歪两个产品的年销售额能达到300多亿。但是,目前营养快线从一年5亿箱降到1.5亿箱,爽歪歪从一年2亿箱降到8000万箱。娃哈哈2018年营收为469亿元,相比2013年的782亿下降了40%。

    宗庆后认为网络谣言是造成产品销量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

    “网络谣言对我们的损害太大了”!从2015年开始,就有谣言不断在传播,如营养快线受肉毒杆菌污染被紧急召回等等。根据娃哈哈的统计,这些谣言共传播了1.7亿次,给娃哈哈造成近200亿的损失。

    “我想通过这一次灾难,证明我们的品牌基础还是可以的,换一家企业就死掉了。”宗庆后说。他认为网络公司通过技术,政府加强监管双重发力才能管控网络谣言,而不再使食品行业因网络环境付出代价。

    在娃哈哈5层会议室里,有一个陈列柜,里面摆满了娃哈哈的产品系列,有数十种之多,其中包括上市后未达到预期销量昙花一现的产品。这更像娃哈哈期望突破现有产品的一个标志。

    仅靠几个单品撬动巨大的销售额,其风险在于,当一款产品不受消费者欢迎就会给公司销售带来巨大的影响。
0

最新评论